筆者:N/A

寫作日期:27/6/2003

原文位置:東方日報

富看天下:全球NO.1財「駿」身價三億七

本港賽馬活動風氣熾熱,普羅馬迷將注碼押在馬匹身上,這是賭博。但賽事背後,不少馬主動輒贏取數以千萬元計的賽事獎金,甚至發展育馬事業,因為馬匹血統優良而得以高價出售配種權,財富源源不絕。養馬名副其實是一門「冷門」而回報率頗高的另類投資。

一匹優質的馬匹可為馬主帶來何等的巨額回報,從目前全球身價最高的一匹雄馬「暴風貓」(Storm Cat)身上就可見一斑。該駒乃名種馬「北地舞人」(Nothern Dancer)的後代,現時身價高達四千八百萬美元(約三億七千四百萬港元),服役期間共贏得獎金高達七千四百萬美元(約五億七千七百二十萬港元)。該駒在港服役的子嗣有全港最高身價周歲馬「領導者」、「黑白貓」及「猛龍飛駒」。

港多駒贏獎金數千萬
本港方面,亦有個別優質馬匹在服役期間獲得數以千萬元計的賽事獎金。如剛退役的前馬王「原居民」,服役期間共贏得獎金逾四千五百萬元;同樣已退役的上屆馬王「靚蝦王」亦贏得總數達三千七百萬元的獎金。

現役本港馬匹中,如中信泰富(0267)主席榮智健名下的一匹「奧運精神」,今季獎金便達一千七百萬元,若連上季獎金則累計逾三千萬元。

養馬投資篇 港馬主一季贏兩場穩賺
多年以來,本港賽馬活動深受馬迷歡迎,以至晉身馬主行列亦愈趨普遍。事實上,以全球賽馬活動作比較,本港養馬的投資價值極高,因為本港賽事平均獎金是全球最高的地方之一。

頭馬獎金超澳洲6倍
資深評馬人及馬販吳嵩指出,本港賽事獎金偏高,以一場二班賽事為例,總獎金為一百萬元,其中頭馬獎金佔五成七,其餘分配予練馬師及馬房,不過,相若水準的賽事,在澳洲城市馬場的頭馬獎金則僅為三萬二千澳元(約十七萬港元),與本港相差近六倍。

至於本港的養馬費用,平均每年約需三十一萬元,吳嵩曾作粗略計算,一匹在三班賽事出賽的馬匹,只要在一個馬季內取得一勝一位置(前三名)的成績,就經已可抵銷一年的養馬費,如果超出這個成績,又或在杯賽中跑獲前列(前五名均有獎金)名次,則幾已肯定可獲「純利」。

「僧多粥少」競爭激烈
當然,利潤高的投資自然會有競爭,本港現有約一千三百匹馬,每季共有六百多場賽事,即平均每兩匹馬中只有一匹能勝出一次。但吳嵩認為,養馬的整體投資回報仍屬正面。

育馬投資篇 配種如「收租」細水長流
本港的育馬事業並不蓬勃,這與育馬回報時間長,以及少人熟悉有關。不過,如果成功培育出一匹血統優良的馬匹,日後的回報可以很高(參考育馬投資經典個案)。

以往本港馬主大多認為養馬之主要目的只是出賽贏取獎金,或純粹為興趣及聯誼,並無其他價值。不過,隨育馬事業漸為人所認識,本港馬主開始傾向在馬匹退役後送往澳紐市場配種。

「但求贏」創富堪經典
至於本港育馬投資經典個案,則要數到一匹名為「但求贏」(Danewin)的名駒。本港有「舖王」之稱的任永賢及電訊數碼董事總經理張敬石,於九一年合資二萬一千澳元(約十一萬港元)購入雄馬「但求贏」,其血統是當時尚不見經傳的「丹山」(Danehill),結果這項投資為馬主帶來極可觀的利潤,因為該駒其後一共贏得五場國際一級賽,涉及獎金達二百零三萬澳元(逾一千萬港元)。

可長年配種收益驚人
「但求贏」退役後,馬主將該駒的五成股權售予一位阿拉伯酋長,作價一百五十萬澳元(約七百八十萬港元),並繼續其配種生涯。該駒現時一個配種權的價格為二萬二千澳元(約十一萬港元),每年大約可配種八十至一百次。一匹健康正常的馬,配種生涯可長達二十多年,以此計算,該駒的投資成本僅為十一萬港元,投資回報何止百倍?

返回精選文章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