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馬非馬(白馬論)

著者:公孫龍

收錄日期:25/1/2007

原文出處:/

白馬論第二


 「白馬非馬」,可乎?

 曰:可。

 曰:何哉?

 曰:馬者,所以命形也;白者,所以命色也。命色者非名形也。故曰:「白馬非馬」。

 曰:有馬不可謂無馬也。不可謂無馬者,非馬也?有白馬為有馬,白之,非馬何也?

 曰:求馬,黃、黑馬皆可致;求白馬,黃、黑馬不可致。是白馬乃馬也,是所求一也。所求一者,白者不異馬也,所求不異,如黃、黑馬有可有不可,何也?可與不可,其相非明。如黃、黑馬一也,而可以應有馬,而不可以應有白馬,是白馬之非馬,審矣!

 曰:以馬之有色為非馬,天下非有無色之馬。天下無馬可乎?

 曰:馬固有色,故有白馬。使馬無色,有馬如已耳,安取白馬?故白馬非馬也。白馬者,馬與白也。黑與白,馬也?故曰白馬非馬業。

 曰:馬未與白為馬,白未與馬為白。合馬與白,複名白馬。是相與以不相與為名,未可。故曰:白馬非馬未可。

 曰:以「有白馬為有馬」,謂有白馬為有黃馬,可乎?

 曰:未可。

 曰:以「有馬為異有黃馬」,是異黃馬與馬也;異黃馬與馬,是以黃為非馬。以黃馬為非馬,而以白馬為有馬,此飛者入池而棺槨異處,此天下之悖言辭也。

 以「有白馬不可謂無馬」者,離白之謂也;不離者有白馬不可謂有馬也。故所以為有馬者,獨以馬為有馬耳,非以白馬為有馬耳。故其為有馬也,不可以謂「白馬」也。

以「白者不定所白」,忘之而可也。白馬者,言白定所白也,定所白者非白也。馬者,無去取於色,故黃、黑皆所以應;白馬者,有去取於色,黃、黑馬皆所以色去,故唯白馬獨可以應耳。無去者非有去也,故曰:「白馬非馬」。


以下文章出自維基百科

 

白馬非馬是眾多哲學家特別是先秦哲學家爭論和探討的一個問題之一。語出公孫龍。

公孫龍是戰國時期平原君的食客,一天,他牽一匹白馬出關被阻,公孫龍便以白馬非馬的命題與之辯論,守關的人辯不過他,公孫龍就牽著馬出關去了(或說,他還是不得出關)。公孫龍通過三點論證,力求證明「白馬非馬」這個命題。

第一點:「馬者,所以名形也;白者,所以名色也。名形者非名色也。故曰:白馬非馬。」以現代邏輯術語來說;這一點是強調,「馬」、「白」、「白馬」的內涵不同。「馬」的內涵是一種動物,「白」的內涵是一種顏色。而「白馬」的內涵是一種顏色加一種動物。三者的內涵各異,因此白馬非馬。

第二點是:「求馬,黃黑馬皆可致。求白馬,黃黑馬不可致。……故黃黑馬一也,而可以應有馬,而不可以應有白馬,是白馬之非馬審矣」。「馬者,無去取於色,故黃黑皆所以應。白馬者有去取於色,黃黑馬皆所以色去,故惟白馬獨可以應耳。無去者,非有去也。故曰:白馬非馬」。這一點是論及,「馬」、「白馬」的外延不同。「馬」的外延包括一切的馬,不管任何顏色。而「白馬」的外延只包括白色的馬, 兩者有相應顏色的區別。由於「馬」與「白馬」的外延不同,所以白馬非馬。

第三點是:「馬故有色,故有白馬。使馬無色,由馬如己耳。安取白馬?故白者,非馬也。白馬者,馬與白也,白與馬也。故曰:白馬非馬也。」這一點是說明,「馬」這個共相與「白馬」這個共相不同。馬的共相,是一切馬的本質屬性。它不包含顏色,只是「馬作為馬」。這樣的「馬」的共性與「白馬」的共性不同。也就是說,馬作為馬與白馬作為白馬不同。所以白馬非馬。

返回精選文章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