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馬匹並肩作戰

筆者:

收錄日期:18/5/2007

原文出處:第二十七期《大學線》


第二十七期《大學線》
與馬匹並肩作戰


編輯 □姚詠芬
記者 □程家楠/鮑淑雯


他們與「馬」結下不解之緣。「馬」是他們的「謀生工具」,他們是馬房的「靈魂」,賽馬背後的推動力──練馬師。

「練馬師是導演,副練馬師則是副導,而騎師就是演員。」練馬師羅國洲簡單地勾勒出他們的角色。

全港共有二十五位練馬師,約有三分之二為中國人。練馬師擁有獨立馬房,整個馬房的運作必須得到他的同意才可進行,是馬房的「最高指揮官」。

有四十年練馬經驗的簡炳墀及在十三年前二十七歲時便當上練馬師的羅國洲,都是先當見習騎師後轉行當練馬師的。

簡炳墀坦言:「入行是為了賺錢。」羅國洲則是由於對馬匹及騎馬有興趣而選擇這份職業。

爭取贏馬機會

簡炳墀說:「首要任務是操練馬匹至最佳狀態,爭取贏『頭馬』的機會。」

此外,練馬師不但要替馬匹挑選適當路程及場地報名參賽,更要挑選騎師策騎。整個馬房的運作及管理,包括馬匹的起居飲食,也由他們決定分配,絕對是「一腳踢」。就算是馬季收鑼,他們也需到外地選購馬匹和到觀摩。羅國洲說:「我們的工作繁複且絕不能出錯,因為工作除了和馬匹有關外,更牽涉大眾及馬主利益。」

除實務工作外,練馬師還須應酬馬主,把馬匹的狀態、出擊時間、地點及部署情況等向馬主報告。羅國洲說:「我們須準備充足以應付馬主突如其來的查詢,才可得到他們信任及支持。」

操練馬匹不能急

要把馬匹維持在最佳狀態,除了要餵飼適當飼料及藥物,合適訓練不可缺少。

羅國洲表示:「不同的馬匹有不同體質、耐力,所以操練方法及時間各有不同。成熟的馬匹可用『狠辣』的操練方法,例如以其他馬匹陪跑來提升鬥志。」他續說:「我們不可操之過急,若操練方式稍有出錯,不但會傷害馬匹,更會令牠們『厭戰』。」

羅國洲指出,訓練馬匹必須每週七日不斷進行,由淺入深。「慢踱、快操、試閘及以行馬機作配合是訓練馬匹的基本步驟,最後可讓馬匹嘗試與其他馬在賽道上並肩而跑,從而衡量日後訓練進程及定出賽程。」他說。

馬匹如小孩

羅國洲又指出,練馬師不但要對馬匹有無限愛心,甚至要把牠們「寵壞」:「馬匹很有靈性,知道誰對牠好;對牠愈關懷,愈能增加牠的士氣。」

對付頑皮馬匹,例如喜拋人下馬、咬人,甚至出賽時左閃右避,羅國洲及簡炳墀均表示不會用「打」的方式懲罰,羅國洲說:「打馬不但無法糾正錯處,更糟的是會使牠們雄心盡失。」他續說:「騎馬時用鞭只是鼓勵馬匹前進。」簡炳墀認為耐心教導才是良方:「馬匹像小孩般,必須『慢慢教』。」

經常與馬匹接觸,羅國洲表示與牠們有一定感情,但要適可而止,他說:「很多馬匹又乖又懂性,立過不少汗馬功勞,但牠們約十歲便要『人道毀滅』,因此只視牠們為寵物。」

同行競爭增添壓力

面對沉重工作,辛苦在所難免,簡炳墀說:「最辛苦就是排馬出賽。」羅國洲則認為最痛苦是全日賽事也敗北。

此外,練馬界競爭日益劇烈,令練馬師增添不少壓力,羅國洲表示:「現在馬會引進了很多世界一級練馬師,他們有國際賽的經驗,令我們壓力更大。」另外,每年發牌、馬匹流失及賽事勝敗也是壓力來源。

不斷前進

對於有意從事這行業的人,簡炳墀有以下忠告:「這份工作,看來容易,做卻困難。」

而羅國洲表示,當學徒要急而不亂:「他們必須有耐性,循序漸進。先充實自己,不可一步登天。還要不自滿,有主見的同時不可固步自封。聽取別人的意見和吸納別人的長處。」

羅國洲表示,若讓他再次選擇他也會當練馬師:「這份工作不但刺激,又可寓工作於娛樂,令我得到很多生活樂趣。不少馬主都是成功人士,和他們接觸,學到不少待人處世的經驗,這是額外收穫。」■

返回精選文章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