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王「及時而出」

筆者:?

收錄日期:15/2/2006

原文位置:著作《賭亦有道》


  「美好見證」在上週日(零三年四月十三日)的一場新馬賽事中,初次登場,結果以九十九倍的超級大冷身份,殺入一席亞軍,表現出令人意想不到的威力。在這匹吸引萬千馬迷重視的馬兒身上,令我想起已退役的馬王「及時而出」,因為這匹新星的外祖母,正是「及時而出」的母親「Tendor And True」。「Tendor And True」多年前已在愛爾蘭逝世,擁有這匹馬王之母的是一位香港的馬主,他當然是傷心了好一陣子。
  「及時而出」是一匹非常出色的競賽馬,而且一生傳奇。牠是以自購馬的身份,由愛爾蘭來港,所謂自購馬,就是指在外地出過賽,然後經香港馬主購入,而在香港出賽的馬匹。
  「及時而出」雖然是匹自購馬,但牠卻從未沒在外地上的跑道上作過賽,為何如此呢?
  「及時而出」在愛爾蘭的時候,是由當地的冠軍練馬師衛爾德所訓練,馬兒兩歲時,被派上陣,跑一場兩歲馬賽,該仗,馬兒的騎師正是香港人十分熟悉的愛爾蘭冠軍騎師靳能。
  「及時而出」在出賽之前,在沙圈亮相,但在亮相圈中,除了這匹灰之外,就別無其他的參賽馬。這場賽事就只有「及時而出」這一匹馬報跑嗎?當然不是。那其他的參賽馬哪裡去了?莫非牠們的練馬師都怕了「及時而出」這匹強橫的對手嗎?

不戰勝
  香港前馬王「及時而出」來港之前,曾在愛爾蘭參加過一場賽事,不過當這匹馬作賽前在沙圈亮相時,沙圈中卻沒有其他已報了名跑這場賽事的馬匹。出現此奇怪的現象,並非因為那些參賽馬的練馬眼光獨到,看得出「及時而出」有超卓的戰鬥力,所以紛紛識趣打退堂鼓,而是另有內情。
  賽事舉行當日,天氣異常晴朗,跑道上的灑水早被蒸發,結困導致跑十分乾涸。一個個愛馬如子的愛爾蘭練馬師,為了不讓旗下的兩歲幼馬在太硬的場地上競逐,避免幼馬傷及四肢,所以紛紛將旗下幼馬拉下火線,棄權不戰。
  「及時而出」是該場賽事的多匹報名馬之中,唯一一匹未有棄權的參戰馬,在沒有對手應戰之下,只在沙圈亮相了一圈,不必踏足跑道,就此取得了競賽生涯的第一場頭馬。
  不久,這匹贏過一場賽事,但從未跑贏過任何一匹對對手的愛爾蘭馬,來到了香港。
  這匹從未在陣上角逐、未曾在公眾面前展示過競賽能力的馬,在血統上也不見特別突出,為何會吸引到香港的買家呢?這裡面又有一個傳奇的故事。
  把「及時而出」賣到香港的馬販,是一位愛爾蘭的老人家,他叫域陀,沒有他,「及時而出」就絕無可能來到香港!

好馬急售
  愛爾蘭籍的馬販域陀是一位非常有幽默感和充滿知慧的老人家,同時也是一位非常熱愛工作的人。他為了尋找好馬,會駕車親自到愛爾蘭各馬場觀看所有舉行的賽事。
  他成為一個出色馬販的祕密,就是了解馬匹和廣交朋友。愛爾蘭冠軍練馬師衛爾德是他的朋友,衛爾德馬房多年前的首席騎師靳能是他的朋友,衛爾德馬房多年前的第二騎師彼德,也是他的朋友。
  「及時而出」在愛爾蘭初出不戰而勝後的當晚,彼德來到了域陀獨居的洋房,他怒氣未消,希望域陀能早日買下「及時而出」,並把牠賣給域陀自己在香港最好的朋友。
  域陀立即追問原因,彼德氣憤不平地說:「『及時而出』是一匹很有脾氣的馬,平時一直是由我策騎牠訓練,衛爾德從來不會讓靳能碰牠,而靳能也會冒這個險。」
  「我不知從牠身上摔下了多少百次,只希望在牠出賽時,我能有機會騎上去,因為牠是一匹難得一遇的好馬,牠的威力只有騎過牠的我才知道。我期待著和牠一起去取得勝利、去贏得大賽,勝利是給我最佳的回報。」
  「可是,我的老闆衛爾德竟然漠視我的付出,在牠出賽的第一次,就把牠交給未曾為牠流過一滴汗的靳能,我能不光火嗎?我能不來找你嗎?請你盡快把牠買走,一定要快,否則若牠在跑道上比賽過,牠的威力讓馬主知道,讓衛爾德、靳能知道,你出再高的價錢,他們都是絕對不會賣的!」

老馬販域陀
  老馬販域陀從衛爾德馬房的第二騎師彼德口中,清楚了解箇中的恩怨,也知道了「及時而出」的厲害,接著,他迅速地想好辦法,和彼來個裡應外合。
  在裡面的彼德,大力地向馬主、老闆說盡「及時而出」的缺點,建議他們盡快脫手,否則馬匹在陣上出了賽,或亂跑一通,或把騎師摔下馬之後,想找人買,也不會有人出價。
  在外面的域陀,就接著登門造訪衛爾德和馬主,詢問可有出售的馬匹。
  一臉笑容,同時又盡量顯出一副十分不捨得神情的衛爾德,告訴域陀說:「『及時而出』是其中一匹我正在猶太人是否割愛的好馬?」域陀輕聲地反問:「就是那匹脾氣很臭,材料有限的灰馬?」
  衛爾德和馬主沒敢在域陀面前抬價,結果域陀就以三十萬港元的價錢,把這匹馬購入,並把牠轉售給他在香港的一位要好朋友兼十分識貨的練馬師伍碧權。
  在練馬師伍碧權出色和耐心的訓練下,「及時而出」登上馬王的寶座,寫下了牠在香港賽馬史上光輝、傳奇的一頁。
  馬迷皆知「及時而出」在港的威水史,但有幾個人知道牠能來香港的內情?有幾人知道老馬販域陀的功勞?
  我認識域陀近二十年,我倆情如父子,可惜的是,這位待我如子的老人家,零二年在愛爾蘭與世長辭,享年八十二歲。

返回精選文章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