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者:ivanking

寫作日期:31/7/2000;3/8/2000;24/8/2001

原文位置:馬壇

第一章-----簡介

第二章-----歷史

第三章-----速度與耐力


第一章-----簡介

    香港很多喜歡賽馬的朋友都非常專業﹐除了看晨操﹐睇賽績﹐聽馬房消息﹐觀察電視賠率走勢外﹐還會留意馬匹血統﹔很多時在馬場或投注站都會聽到馬友說﹕1號馬跑爛地實唔掂,在港的五匹同父馬在爛地競賽都未曾交出好成績。有時我們在電視賽事直播中又會聽到評述員道﹕舊年3號馬無疑跑得很好﹐但始終出自早熟早殘的父系血統﹐今年我不敢睇好。有部分評馬人的評馬之道以‘血統為先﹐每逢討論某一匹馬時﹐都把其血統表內五代曾出現的祖先一一細表,似乎是介紹古馬豐功偉蹟居多。由此看來﹐血統研究實在己成為研究賽馬重要的一環。

既然血統研究如此重要,首先﹐我想討論何謂血統(pedigree)﹐其‘具體意義‘﹐及其重要性。

理論上每匹純種馬(thoroughbred)都會有認可機構(如馬會)把其’身份‘紀錄下來。

例如美國三冠馬王Affirmed

Affirmed(USA)(23)
Chestnut horse1975

以上的一小段文字己告訴了我們六項資料﹕
馬名--Affirmed
原產地---USA
Bruce Lowe Number---23號
(Bruce Lowe為澳洲作家﹐在一百年前創立了一個以自己為名的機制﹔每個編號代表該馬匹是出自那一個母線始祖﹐我會遲一點才為大家介紹這個機制)
毛色---Chestnut栗毛
性別---horse雄馬
出生年份----1975

此外馬會亦會登記其血統﹐例如英國打比冠軍MillReef

Mill Reef:父Neve rBend﹐
母Milan Mill,母父Princequillo

當然以上是最簡單的血統簡介﹐亦是一般馬薄及馬經所必需有的基本資料。遺憾的是﹐在本港多份銷量甚佳的馬經中﹐都缺乏母父資料。事實上很多血統研究者認為母父的影響力比父系更為重要。連這基本資料也欠缺﹐實在令我懷疑編者對血統研究是否真正專重和有所認識。

由於很多父馬﹐母馬或母父馬都有可能從未在綠茵場上競逐﹐又或者並非戰績顯赫的馬﹐故此嚴格來說這些名字是對研究血統意義不大。所以要知道這匹馬實際上血統如何﹐最低限度必須有此馬匹的四代至五代血統(坊間有一本香港自購馬及新馬年刊﹐只刊登馬匹三代血統﹐其實這並不算是正規格的血統表)

血統的具體意義

血統的意義是在如繁殖馬匹上。例如一匹母馬本身的後蹄過度彎曲﹐她以往生的子嗣都有同樣現象出現﹐breeder(育馬者)便會嘗試把她與一些形格較為健全的種馬交配﹐希望以種馬的遺傳力去糾正下一代子嗣所出現的毛病。

如果一匹母馬本身所出產的子嗣都是中下駟﹐把她與優良種馬交配亦可能會出到一匹良駒。當然這要視乎種馬的遺傳力是否能完全的傳給下一代﹐同時亦能避過(bypass)母馬的遺傳力。這完全關乎到一匹馬的‘繁殖優勢‘(prepotency)的問題﹐我稍後亦會與大家研究。

至於熟悉血統是否真的對投注賽馬有幫助呢﹖我認為幫助是有的﹐但並非絕對。由於一匹馬的勝負決定於很多不同因素中(如馬匹本身質素﹐血統﹐形格﹐脾性﹐狀態﹐馬匹食料﹐操練﹐練馬師部署及騎師臨場發揮等)﹐故此如果一匹馬的勝利只歸功予血統一欄中﹐是十分不公平的。

血統的重要性

外國馬迷研究血統是非常重要的﹐原因有數個﹕

1外國賽馬地大物博﹐很多時一場馬是由十多匹未曾互相作賽過的馬匹對壘。馬匹彼此實力的高低只是一個問號。由於沒有充足的資料﹐在研究馬匹實力分野時﹐血統研究便成為唯一的指引。

2外地賽馬的操練並非如香港般﹐集中在馬場內操練。外地練馬師有權帶領馬匹到海灘游泳練氣﹐或者跑山等等。故此除了試閘外﹐馬迷很少有機會看到馬匹操練走勢﹐以決定馬匹實力。所以亦只能憑血統推敲其實力。

3外國有很多兩歲馬賽事﹐這些賽事的勝負很多時是由早熟程度主宰的。兩歲馬嚴格來說是未完全成長的﹐故此如果知道那匹馬是在比賽中較其他馬匹早熟﹐對投注極有幫助。

4對於外地練馬師來說﹐一匹馬除了現價值外(勝出獎金)﹐還決定將來有沒有資格擔當種馬或繁殖牝馬。故此其部署或多或少會因此而有所更改。

相反本港馬迷研究血統並不如外國般重要﹕

1香港賽馬有評分制﹐在相若班次中每匹馬都曾經作賽過﹐馬迷可以從中估計那匹馬實力較高﹐能否讓磅等等。

2香港馬匹操練全在馬場內﹐並有電視台錄影下來。馬迷資料充足。

3香港沒有2歲馬賽事﹐早熟因素的影響並沒有外地般強。

4香港沒有育馬巿場﹐坦白說﹐健康的良駒(閹馬)一係跑到年老硬性退役﹐一係跑到因傷患退役。像'澤汶渡'般的退役例子實在罕見。

雖然血統研究並非投注必勝之道﹐但是只要細心研究﹐推敲﹐便會發覺這是一個窮一生精力都未能完全通曉的科目。

硬要把血統說成投注賽馬的必勝之道﹐實在是侮辱了血統研究這門學問。
 


第二章-----歷史

世界各地都很盛行賽馬這個運動﹐在英國﹐美國﹐法國﹐澳洲及香港大部分巿民都喜歡賽馬。所賽的馬並非一般的馬﹐而是我們口中常提及到的純種馬(thoroughbred)。首先何謂純種馬呢﹐具體的解釋是﹕英純血馬(原為英國母馬與阿拉伯公馬交配後所產﹐自17世紀以來一直為英國所培育的優良賽馬。至於從17世紀還流傳至今的只剩餘3大父系馬﹕

1The Darley Arabian(1680)--出生年份
2The Godolphin Arabian(1700)
3The Byerley Turk(1724)

在第一章簡介中﹐我曾提過每一匹純種馬都會有認可機構登記其身分﹐故此每一匹現役馬都有資料﹐以追尋其以往的父系為何駒。

例如香港以往的馬王同德其父系為Top Role﹐一直追朔其父系的血統如下﹕

同德--Top Role--Atilla--Alcide--Alycidon--Donatello--Blenheim--Blandford--Swynford--John O'Gaunt--Isinglass--Isonomy--Sterling--Oxford--Birdcatcher--Sir Hercules--Whalebone--Waxy--Pot 8O's--Eclipse--Marske--Squirt--Bartlett's Childers--Darley Arabian

同德於1978年出生﹐相距22代前的父系是現今為大族的Darley Arabian,歷時298年﹐平均一代為13年多。當然這些數字只屬興趣研究﹐對於育馬﹐賭馬意義不大。

譬如同德如果為雄馬﹐而香港又有育馬事業﹐育馬者便會檢視其近代父系及母系的成功率﹐以斷定同德能否成為種馬。

三大血系中﹐以Darley Arabian最為成功﹐現今世界上所以純種馬中﹐Darley Arabian的後裔大約佔總數的百分之九十。而其餘兩個大族Godolphin Arabian及Byerley Turk合共只佔十個巴仙左右。(在這方面很多典藉都沒有官方統計數字﹐因為技術問題亦不大可能得到絕對的答案﹐但這是一般賽馬研究者公認的心得)

**(請明白以上談論的都只是父系血統﹐我會遲些才討論母系血統)


其實除了以上三大父血系外﹐在三百年前還有一些阿拉伯種馬如Leedes Arabian,Darcy White Turk,Darcy Yellow Turk等。但這些父系都不能維持很長的時間。在一些非先進賽馬國家中﹐有些馬匹的母系是源自Leedes Arabian等種馬的。


Darley Arabian

Flying Childers(1715)

三大種馬中﹐以Darley Arabian最為成功。DA自四歲運往英國後﹐配種年期達二十六年之久。其子嗣中以一匹名為Flying Childers的雄馬最出色。Flying Childers生於1715年﹐相傳他能夠於一分鐘內完成一哩(1mile=1600m)的路程。如果這是真的話﹐純種馬在這三百年來實在退步不少。

Flying Childers雖然一生未嘗敗績﹐戰績優異﹐但配種成就卻不及其full brother(同父同母)的弟弟Bartlett's Childers.


Bartlett's Childers

Bartlett's Childers原名為Bleeding Childers(此駒因為曾爆血管的關係﹐一生從未出賽﹐亦由此而命名。)後來一位名叫Mr Bartlett的人把他買了並改了此駒名字。Bartlett'sChilders最大的成就是繁衍出一匹名叫Eclipse(日蝕)的名駒。(Bartlett'sChilders是Eclipse的曾祖父)

Eclipse出色的競賽成績(一生未嘗一敗)﹐及其異常優異的遺傳能力﹐得以令到Darley Arabian這條父系血緣發提光大。Eclipse日後所繁衍的後裔有Nasrullah,Nearco,Fairway,Turnto.....等家傳戶曉的優秀種馬。

Godolphin Arabian

在1700年出生的Godolphin Arabian,(有部分賽馬典藉記載其出生年份為1724年﹐亦即為Byerley Turk的出生年份﹐這方面實在難以考究及確定)﹐所繁衍的後代(公馬)雖然沒有Darley Arabian般強﹐但在母系的影響力卻對現今賽馬有極重現的貢獻。他曾經誕下一匹名叫Regulus的雄馬﹐亦即為Eclipse的母父。另外他亦誕下Cade﹐雖然Cade並非一匹甚麼偉大的馬匹﹐但Cade在1748年卻誕下一匹名叫Matchem的偉大種馬。Matchem一直繁衍下來的有美國馬王ManO'War﹐而Man O'War的出現及出色的遺傳力足以繼續把Godolphin Arabian父線血緣延續下來。當世出色種馬如Known Fact及其子嗣Warning(美好年華之父)都是出自這條父線。

關於Godolphin Arabian的故事及傳說非常之多﹐其中一個頗為傷感的故事是講述他與馬房內的小花貓為好朋友﹐小花貓因為Godolphin Arabian的逝世而極度悲傷致死。當然這些故事信不信由你﹐但事實上很多Godolphin Arabian的畫像中都有小花貓在旁的。


The Byerley Turk

生於1724年的Byerley Turk﹐其背後歷史是最鮮為人知﹐而所記載的亦不多。在General Stud Book中記載了他只曾與少數牝馬交配。但當中其中一匹子嗣Jigg卻把此條血系發揚光大﹐一直繁衍下來的有Tartar﹐繼而Tartar
在1758年產下Herod。在這段其間Herod系馬在經典大賽中都有不俗的表現。直至1937年Djebel的出現更得以把這父線發揚光大。Djebel的後代對澳洲賽馬頁有極大的貢獻﹐並不讓Star Kingdom專美。澳洲一代種馬Century正是出於Djebel系﹐其影響力相當於當今的Danehill及Zabeel。

Djebel一直繁衍下來的有My Babu﹐亦即是日本一代馬王Symboli Rudolf的曾祖父。而在一九九二年勝出日本杯的東海帝王Tokai Teio﹐亦源出此父系。


******************************************

歷史這一部分將會到此為止﹐希望大家會對我們現今所競賽的純種馬起源有更深的了解。雖然三大種馬己逝世多年﹐但他們出色的遺傳能力卻仍能延續至今﹐達三百年之久﹐實在難能可貴。


第三章-----速度與耐力

    我們很多時都會評一匹馬的所謂‘質素’﹐但究竟‘質素’是什麼呢﹖簡單來說﹐質素就是一匹純種馬本身的‘速度’(Speed)與‘耐力’(stamina)。一匹具質素的馬都應具有這兩個先決條件﹐才有資格在綠茵場上與其他良駒一較高低。‘速度’與‘耐力’基本上是馬匹與生俱來的﹐任何天才練馬師都不能把其改變或增加其能力值﹐他們只能夠把一匹馬的本身能力發揮至極點。所以當大家看到一匹馬由庸劣練馬師中轉到冠軍級練馬師中﹐而冠軍級練馬師能把馬匹所謂‘脫胎換骨’﹐純粹是因為他能夠把馬匹訓練及發揮至極點。

    既然速度與耐力俱為遺傳得來的能力﹐故此要判斷一匹馬的質素﹐便應先由其血統中查看。近代一些著名的種馬如‘Danehill’﹐‘Sadler'sWell’等﹐都具有極超著的遺傳力﹐把其速度與耐力送至下一代去。在研究血統前﹐我希望先介定何為‘速度’及‘耐力’

速度

    基本上速度是定義是‘在最短的時間中完成指定路程’。比方說﹐一號馬能夠於五十八秒內完成一千米的路程﹐而二號馬只能以五十八秒三的時間完成﹐那麼理論上在一千米路程中﹐一號馬永遠都會在二號馬前到達終點。但如果一號馬騎師在競賽中發生小意外﹐例如受阻等等﹐只能以五十八秒四的時間完成賽事﹐那麼二號馬便能以本身最佳時速五十八秒三贏取賽事。

    近年香港之所以爆冷頻顏﹐下駟勝上駟的賽果常出現﹐全因為很多具質素的馬都不能夠以最短時間完成路程。

耐力

    在香港很多評馬人都喜歡以‘長力’來形容‘stamina’﹐個人認為並不恰當。如果譯為‘長力’的話﹐很容易令人誤會為馬兒可以跑更長的路程。但在牛津大詞典中﹐‘stamina’的意思是‘power to sustain fatigue’(意即抵受疲倦的能力)。故此一匹具stamina的一千米專家﹐能夠以極速完成一千米﹐並不會因為疲倦而減慢其速度。當然一匹具長力的一千米專家亦有機會在一千二百米賽事中取得勝利﹐因為馬匹本身能夠以本身優秀的耐力去應付額外的二百米。但這並不等於馬兒能夠適應千四米或二千米賽事。


如何知道馬匹的質素

    要從馬匹血統中知道其質素﹐可以從以下四方面看出端倪﹕

1。父馬
父馬很多時都能夠把速度及耐力遺傳至下一代﹐就算不能夠完全的遺傳給其子嗣﹐都很少見到完全失敗的例子。一般來說﹐種馬費能夠反應巿場中對該父馬的信心程度。例如現值二十萬澳元配種費的Danehill便是一個成功例子。相反一九九年度墨爾本杯冠軍著時(Rogan Josh)父馬Old Spice配種費只值七千七百元澳元﹐由此可見一班。

再者﹐從馬匹型格中亦可推斷此馬是否和其父馬相近﹐再從此推敲其質素。

2。母父馬
除父馬外﹐有部份賽馬學者應為母父馬的遺傳能力比父馬更為重要。他們都認為馬世界中屬‘母系社會’﹐故此母父馬應獲得更多的尊重及重視。

3。母系線中近五代牝馬
如果母系線中近五代牝馬都能夠產下一些級際賽事冠軍﹐或成功的馬匹﹐這條母系線便稱得上成功。當然看母系線是由最近代看起(母親)﹐再由此推上至祖母﹐曾祖母等等。在以下網址中可以查看馬匹五代血統。http://www.japan-bloodstock.co.jp/home/en/default.asp

4。近親繁殖所出現的先祖
如果一匹馬近五代血統表中﹐有相同的先祖曾出現過﹐便稱為近親繁殖(inbreeding)。近親繁殖的作用是希望繁殖出與某先祖的能力。例如在父系第三代見到Northern Dancer﹐而在母系第三代亦同時出現Northern Dancer的話﹐便稱為Northern Dancer 3x3 inbreeding。而這匹子嗣獲得如Northern Dancer的形格﹐質素﹐場地性能及路程適應性便會大大提高。(當然近親繁殖的另一可能性是遺傳了先祖的缺點﹐例如健康毛病及脾氣等。但近代馬王都是育馬者經過深思熟慮﹐透過近親繁殖'製造’的‘產品’。這個問題將來會再與大家研究)

5。遠親繁殖(outcross)
當馬匹近五代都沒有任何相同先祖時﹐便稱為遠親繁殖。一般來說遠親繁殖的馬匹很少會完全失敗﹐但出現馬王級分子就非常少見。而這些馬匹的質素有可能來自父系或母系﹐故此無從查究。

結論


其本上賽馬世界存在著太多的問號﹐要判斷一匹馬是否同時具備速度與耐力﹐在紙上血統表中不可能獲得肯定及絕對的答案。但熟悉血統便能增加‘機會’去推斷馬匹本身質素及實力﹐再去斷定是否值得投注。
 

返回精選文章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