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者:快蝦碌

寫作日期:26/12/2002

原文位置:旺財競馬-賽馬討論區

在我心目中, 如果競賽馬之中有王子的話, 我定當毫無疑問認為牠就是 -「臨泰來」!

在1992年2月2日, 一隻栗色雄馬在英國Gainsborough Farm 出生。 牠被命名為「臨泰來」“Lammtarra” , 意思即是「不顯眼的」。但「臨泰來」本身的血統已經大有來頭﹕ 牠是三冠王「尼真斯基」末代子嗣﹔母系Snow Bride和 「臨泰來」同樣屬於Saeed Maktoum Al Maktoum (註﹕麥通酋長之子)所有。亦是89年葉森橡樹的得主。但是馬主從未試過在葉森拉一級賽頭馬的滋味, 因為當年Snow Bride是由於阿加汗名下的Aliysa藥檢不合格而升上冠軍!而且Saeed Maktoum Al Maktoum 在歐洲馬壇的名氣, 遠遠不及他的長輩。這隻系出名門的幼駒誕生,正好為他帶來揚名立萬的信心!

希望同時在「臨泰來」的練馬師Alex Scott 中出現﹕他年輕, 但目光如炬!當他見到「臨泰來」, 就認定牠是將來葉森打比的主角, 並會為自己在訓練中長途馬方面取得突破!(註﹕Alex Scott 當時的代表作, 就是訓練兩匹短途好手Sheikh Albadou 及 Cadeaux Genereux{「新威王」及「紅辣椒」之父} )

在94年8月, 「臨泰來」在紐百利馬場初試啼聲。出戰千四米的兩歲表列賽Aristo Washington Singer Stakes。賽前眾人希望馬兒能用質素彌補狀態和路程的缺點。盡管「臨泰來」在賽事中走勢稚嫩, 但最終在史永邦胯下以大半馬位之先, 擊敗卓普咸所訓練的Myself。雖然表現不算太精彩, 但已給幕後打了一支強心針﹕牠的前途一片光明!

但好景不常, 一個月後, Alex Scott被自己馬房員工所殺,享年35歲。他的去世對「臨泰來」實在是一大噩耗!在葬禮後, 史永邦道出了自己的心聲﹕夥拍「臨泰來」勇奪打比, 以慰Alex Scott在天之靈!

眼見「臨泰來」痛失伯樂之際, 一個決定就令牠絕處逢生!在Alex Scott遇害前夕, 麥通家族通知他「臨泰來」將會被帶往杜拜過冬, 翌年春天返回英國, 繼續由他訓練。悲劇發生後不久, 「臨泰來」就隨其他麥通家族名下馬, 離開傷心地。

「臨泰來」到達杜拜後居住在阿基桑馬房。正確一點說, 牠已加入了麥通家族的高多芬集團。當時團體不過剛剛成立不久, 急需取得成績(註﹕高多芬集團在94年成立, 同年已在歐洲贏取三項一級賽) 。似乎 「臨泰來」只需要在杜拜渡過一個溫暖的冬天, 就可以回到歐洲大展所長了。不過現實永遠是崎嶇不平的, 一個更可怕的危機已悄悄到來……

「天降大任於斯人, 必先苦其心志, 勞其筋骨, 餓其體膚, 然後動心忍性, 增益其所不能。」這番話如果要找一隻馬擔任主角, 那「臨泰來」就會是當然之選。牠抵達杜拜後, 不但未能完全適應氣候, 肺部更發生了問題, 雙肺都形成嚴重膿腫。更可怕的是, 抗生素已對患處失去作用!儘管「臨泰來」那時已被送入當地的馬醫院搶救, 但牠的情況仍危在旦夕!當地有關人士也作最壞打算。當時「臨泰來」在英國還是寂寂無名, 在杜拜採訪高多芬集團的記者, 對牠隻字不提。難道「不顯眼的」「臨泰來」會客死他鄉?難道「尼真斯基」、Snow Bride、Alex Scott、Saeed Maktoum Al Maktoum、史永邦以至大家的心血會付諸東流?

就在此時, 奇蹟出現了﹕「臨泰來」的不敗鬥志首次展現在大家眼前, 牠肺部的膿腫竟然穩定下來!加上當地的醫療設施, 以及醫護人員悉心照料下。「臨泰來」終於熬過了十多日的死亡之旅。但牠的體質仍虛弱不堪, 更無狀態可言!操練上唯有見步行步, 由慢行到踱步, 由踱步到慢跳,到最終可以快跳。此時已經是95年3月, 距離葉森打比只有三個月。

到了五月, 「臨泰來」跟隨高多芬的大軍回到在新市場的馬房。與此同時, 牠們迎來一位新的練馬師- 蘇萊, 一個和高多芬無法分離的名字!蘇萊剛上任就立即帶領旗下馬東征西討﹕Flagbird贏意大利共和國總統大賽, 「心湖」奪安田記念。葉森打比作為歐洲最重要的三歲賽事, 高多芬和蘇萊又豈會放過!「臨泰來」就成了這場賽事高多芬的其中兩隻出賽馬的其中之一。

但葉森打比是「臨泰來」三歲的首場賽事, 它距離「臨泰來」初(上)次出賽已經大半年。牠的狀態如何?況且牠又從未在一哩以上的路程角逐, 長力成疑!數據上亦不利「臨泰來」﹕二十世紀未有打比冠軍是季內初出贏得打比!

況且此場賽事, 單是麥通家族已布下重兵﹕穆罕默德酋長雙龍出海, 以圖打破葉森打比的悶局。(註﹕麥通家族至今有三位成員曾贏取葉森打比, 但高多芬的掌舵人之中的長輩﹕穆罕默德酋長及麥通酋長, 卻仍未有突破。)其中一隻就是六出六捷, 包括在英國二千堅尼力擒當時的葉森打比大熱門「蓋德鞦韆」的「百利金」。主帥戴圖理選策矛頭直指打比的「塔摩亞」。麥通酋長就派出另一隻高多芬的戰馬, 法國二千堅尼冠軍的Vettori。已兩奪葉森打比的咸頓酋長更誇張﹕有主力Munwar, 副車Fahal 及開路先鋒Daffaq出戰!相比下, 「臨泰來」和牠的主人在家族的賽馬世界一樣般「不顯眼」。

除了麥通家族, 其他人亦對此大賽虎視眈眈。單是卓普咸已經排出「雙鬼拍門陣」﹕有在愛爾蘭二千堅尼壓倒「瀟洒勇士」的 「光譜」﹔以及大馬主羅拔桑士打名下的「榮譽堂」。有「金毛獅王」之稱的靳能就以當時主顧衛爾德轄下四戰未敗的「恆寶」上陣。各路人馬可謂精銳盡出。

當時的大熱門是「百利金」,其他熱門分別是「光譜」及Munwar。賽前「百利金」的手下敗將「蓋德鞦韆」輕取法國打比的消息, 更令牠的賠率火上加油!「臨泰來」只不過是一隻1賠14的半冷門。

賽事開始, 就見到Daffaq 和大冷門「馬力凌駕」在前搶放。繼後形勢此起彼落。到了最後三百米, 三大熱門已不知所蹤!佔先的竟然是1賠50的Fahal, 「塔摩亞」及「榮譽堂」窮追不捨, 而「臨泰來」尚在領頭馬六個馬位後, 似乎已與獎杯無緣。但史永邦仍不懈地催策。不知不覺間大家已到一百米處, 「塔摩亞」終於趕過了Fahal, 看來戴圖理可以囊括葉森經典孖寶(註﹕戴圖理在前一天憑高多芬的「月殼」贏得葉森橡樹)之際, 在外側有一個綠白色的身影, 騎著栗色戰駒, 飛將軍般從天而降-主角終於出場!不過三兩步, 「塔摩亞」之前的優勢化為烏有!原來1995年的葉森打比得主是﹕臨•泰•來•!戴圖理的孖寶就這樣滑到蘇萊和高多芬手上了!

這次冠軍, 不獨是一場經典賽頭馬, 更是一份遲來的禮物!賽後史永邦及穆罕默德酋長異口同聲說將這個冠軍獻給已去世Alex Scott ﹕他的願望終於可以成真。但可惜已不能看見自己的眼光和貢獻在賽事中結成果實, 唯有希望他在天之靈有所安慰!

無論如何, 「臨泰來」的勝利, 已經締造了歷史。不但因為牠是二十世紀第一隻季內初出贏打比的馬, 更重要的是牠刷新了打比紀錄時間(註﹕2分32秒33) 。從此一舉成名!

但感人的背後卻有傷心的故事﹕多匹參賽馬勇戰受傷, 包括「百利金」,「光譜」等(註﹕「百利金」因此退役配種) ﹔最大的不幸就發生在Daffaq 身上, 牠因腳骨折斷, 賽後當日被人道毀滅!「臨泰來」也是傷兵中的一員(註﹕不過牠是賽後兩星期才發作) , 結果牠放棄了愛爾蘭打比。直接以King George 為目標!

在King George 賽前, 發生了一段風波﹕「臨泰來」的帥印突然落在戴圖理身上。引起大眾嘩然!這令戴圖理非常尷尬(註﹕因他和史永邦分屬好友) , 但史永邦賽前仍向戴圖理提供自己策騎「臨泰來」的竅門﹕「不要放棄, 總會有回報!」

當年King George 雖然出馬少(註﹕7匹) , 但這是「臨泰來」首次面對年長馬, 對其實力是一大考驗!況且牠的對手亦非善男信女﹕有凱旋門大賽及聖格盧大賽得主「嘉年傑」, 愛爾蘭打比冠軍「飛來情」, 今季至此全勝, 曾擊敗「談唱劇」和後來聖烈治大賽得主「經典名言」的「奔達」。但「臨泰來」仍成為4賠9的大熱門。

賽事初段的步速由「百老匯」和 「戰略選擇」所控制。「臨泰來」和另一隻三歲馬「奔達」守在較後位置!到了將近直路, 「臨泰來」開始發力, 「奔達」亦步亦趨。雖然「臨泰來」早著先鞭, 但「奔達」絕非弱者, 在直賂中段已領先「臨泰來」近半馬位。後駒已看來無還擊之力了!

就在此時, 戴圖理猛然想起史永邦的一番話﹕「不要放棄, 總會有回報!」於是再下騎功, 從「奔達」內側回氣再上。恰巧的是, 「奔達」此時開始力弱。話雖如此, 但兩駒在終點前二百米仍展開一場惡鬥!「臨泰來」逐步收復失地, 「奔達」負隅頑抗, 但牠終於守不住了!「臨泰來」最後以頸位之先氣走「奔達」, 成為第十四隻勝出King George 的三歲馬。賽後戴圖理用「像獅子般勇猛的鬥心」形容「臨泰來」這場的表現。接著, 「臨泰來」開始小休, 為牠的終極之戰- 凱旋門大賽做準備。

當年「臨泰來」的父親「尼真斯基」儘管是三冠王, 但在凱旋門以短距離飲恨。牠的兒子會否重蹈覆轍?而且英國馬已很久沒有嘗到贏得凱旋門的滋味(註﹕當時最近一隻是89年的頌詩堂) 。加上凱旋門是法國最高榮譽賽事, 不少當地佳駟會放棄夏季賽期, 以希望把獎杯留在本土。最要命的是﹕這是「臨泰來」首次在英國以外地方出賽, 牠又會否水土不服?

傳統上, 凱旋門雖然不是歐洲馬季的結束﹔但它代表著該年最後一個高潮!所以此場大家都精英盡出﹕愛爾蘭冠軍錦標亞軍「自由之聲」聯同明日之星「鄉村情郎」組成了費柏華的箭頭。此外還有德國馬王「大地」, 力圖衛冕的「嘉年傑」, 愛爾蘭聖烈治冠軍的「戰略選擇」, 那時的馬后級人馬「純穀物」, 「佳年」及「百利錢」(註﹕史永邦當時策騎這匹高多芬旗下馬在此出賽) , 幾匹後來東征跑香港瓶的馬「牢騷」, 「派得好」和 「早或遲」也在出賽名單之列。

出閘後,「牢騷」就急不及待地搶在前頭快放(註﹕「牢騷」在該賽是為「臨泰來」製造步速) 。「臨泰來」就守在「牢騷」後方的第二位-一個有利的位置。但「牢騷」比想像中放得更遠, 「臨泰來」唯有收慢。結果「牢騷」較預計中更早的地方乏力, 這給了戴圖理一個兩難式﹕應否在隆尚的長直路上那麼早發力呢?半年前戴禮的「蓋德鞦韆」就被人批評過早發力(註﹕戴禮當時在四百米左右發力) 而喪師二千堅尼, 自己又應否如斯早力騎馬兒呢?戴圖理想了想, 決定﹕去!

「臨泰來」帶頭後, 對手立即蜂擁而上挑戰。尤其費柏華雙雄-「自由之聲」及「鄉村情郎」。當中更以柏兆雷的「自由之聲」來勢最狠, 不消幾步已和「臨泰來」相差不過頸位。情況十分危急。 但已不是第一次和「臨泰來」合作的Frankie (註﹕戴圖理的暱稱)知道拍擋喜歡等待對手貼近才發力。便若無其事繼續力騎。「臨泰來」果然慢慢又拋開「自由之聲」, 最後牠領先「自由之聲」大半馬位直奔終點, 大熱身份贏得凱旋門!為自己的競賽生涯攀上新的高峰。完成父親的遺願。更成為繼「水車礁石」(註﹕「水車礁石」的一級賽六連捷紀錄最近才被「直布羅山」打破)後, 第二隻同年勝出葉森打比, King George 及凱旋門大賽的馬匹。但全勝賽績令牠似乎比「水車礁石」更勝一籌。

正當大家以為「臨泰來」會繼續爭取佳績的時候。麥通家族卻在凱旋門後一週宣布「臨泰來」退役配種的消息。這正好為牠的競賽生涯劃上句號。

綜觀「臨泰來」﹕牠竟然與童話中的王子有點相似﹕一個貴族血統的出身, 但經歷了命途多蹇的灰姑娘式成長﹔不過牠在渡過一切難關後, 又展現出皇者的風采, 最後當牠成為眾人焦點時, 卻有如故事的主角, (被)選擇了完美的結局!不知是命運還是麥通家族與「臨泰來」開了個玩笑﹕ 一個「不顯眼的」的名字, 反而變成了光芒四射的生命!(完)

參考書目﹕
(1) Compiled Sean Magee, The Race of My Life, Headline Book Publishing, 1996 “Lanfranco Dettori”, pp14-20.
(2) Laura Thompson, The Quest for Greatness: A Celebration of Lammtarra and the Racing Season, Michael Joseph , Season London Publishing, 1996


臨泰來( Lammtarra
馬主:穆罕默德酋長/Saeed Maktoum Al Maktoum
性別:
毛色:
出生日期:1992年2月2日

出生牧場:Gainsborough Farm Inc
練馬師:Alex Scott(英國)/Saeed Bin Suroor(UAE)
Awards:

1995年度全歐最佳三歲雄馬
1995年度歐洲馬王
1995年度英國馬王
戰績:4 戰 4 勝
勝出之主要賽事:
1995年一級賽英皇鑽石錦標2400米(King George VI & Queen Elizabeth II Diamond Stakes)
                                                                                                      1995年一級賽葉森打比2400米(Vodafone Epsom Derby)
                                                                                                      1995年一級賽法國凱旋門大賽2400米(Prix de l'Arc de Triomphe)
                                                                                                      現況:在日本牧場配種中,惜配種成績平平,至2002年僅有數匹子嗣勝出級際賽,尚未有一級賽冠軍

 

血統:

Nijinsky

1967

Northern Dancer (B/C) Nearctic Nearco (B/C)
Lady Angela
Natalma Native Dancer (I/C)
Almahmoud
Flaming Page Bull Page Bull Lea (C)
Our Page
Flaring Top Menow
Flaming Top
Snow Bride

1986

Blushing Groom (B/C) Red God Nasrullah (B)
Spring Run
Runaway Bride Wild Risk (P)
Aimee
Awaasif Snow Knight Firestreak
Snow Blossom
Royal Statute Northern Dancer (B/C)
Queen's Statute

 

 

返回精選文章主頁